呱叭叽噶嗵噜

叫嗄嘎👏

cp杂食,过激受控💪🌝👍
常年处在北极坑极点😢嘤嘤嘤
跳坑飞快,偏好大大们的原创世界们oc

Mathilde脑洞【乱】【不负责填完】3





因为考试耽误超久的码文qwqqqqq

要被考晕了【二哈

感谢大G的鼓励?prpr



姐妹俩拉着琴,给正在唱歌的男子伴奏。

观众的目光聚集在少女的身体上,观看着人类身体可以达到的极限。

为什么他们能做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呢?

为什么,明明这些事情即便亲眼看见也会觉得不可能的呀?

马孔多的居民们脸上的表情个个万紫千红。

人怎么可能长得连在一起呀?她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呀?她们共享的器官由谁控制?冲突了又怎么办?她们还会拉手风琴哦,多棒啊。

人怎么可能唱到G#7呢?看他的样子,还挺轻松的嘛?而且同时还可以唱下E2,是怎么做到的呢?并且音域中间还没有断层,怎么那么厉害?

人怎么可能作出这种动作来呢?将身体用作板凳,叠吧叠吧,真是柔软啊?居民们还得再观察一会儿才能分辨出她身体的走向与动作。

琴声和着歌声,随着身体动作而变幻旋律。

不知何时,加进了带着西非风情的鼓声。银角店长加进了这场表演。

哒。哒。哒啦。

欢乐的时光总是特别地短暂。

表演结束了。

人们在尾部致辞后开始慢慢退场。人群一拨一拨地离开。

店长脸上挂着笑:“记得要多多光临我们玩具店哦。”

“姐姐,”一个脖子上挂着小金鱼,嘴里吃着动物软糖的孩子在经过门口时,仰起脸对已经站在门口送客的店长说:“你们还是开个马戏团吧。”

店长报以和善的微笑。

表演感觉很精彩,观众似乎很热情,店长看上去很高兴。她微笑着应付着村民里的人。

男人很喜欢小孩子的样子。因为是演员中整个人外表最正常的一位,所以身边的孩子反而被围得最多。少女因为表演柔术,吓到了不少人。毕竟,能整个人进到罐子里的人可不多--更别说阿拉卡塔卡人见过的了,所以她身边反而没什么人。而姐妹周围则是隔了一段距离围了一圈的好奇镇民。

“如果我没弄错的话,”格洛丽亚对克莱斯温说:“我觉得他们可能喜欢我们。”

店长搬出照相机,要给演员们和居民照相:"Smile for the camera, Evelyn." 店长回头望望正在和大家合照的连体婴。她们身上还挂着演出的手风琴。

夜渐渐深了,人群也渐渐散了。也许是回去睡觉了,或许是回去做些什么其它的事情。

布恩迪亚家族的人早为马孔多打下一片荒诞孤独的辉煌。后世的人儿需要留住它们--第二天还要工作呢,得要保持住这个虚妄的辉煌。

于是渔网珊迪哝着带有法国口音的英语去给伊芙琳讲睡前故事去了。少女又钻回罐子里--那是她的床,她睡觉的地方。用作仓库的房间根本不够一个住人的空间。没有其它多余的房间。瓶瓶罐罐才是仓库的主角,各式各样奇怪东西的一片小天地。

男人却像一个小孩一样,跟着店长去了她的房间。

注释.

小金鱼是奥雷里亚诺打的,动物软糖是乌尔苏拉的。

阿拉卡塔卡是马孔多的原型。

双胞胎一个叫格洛丽亚一个叫克莱斯温。

评论(6)

热度(7)